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破產能成為常態化退出機制嗎——河北山東兩省企業破產情況調查

2021年08月03日 06:33   來源:經濟日報   本報記者 魏永剛 李萬祥

  企業作為市場主體,也有“生老病死”的不同狀態,通過破產可以把茍延殘喘的企業淘汰掉,可以促進尚能“救治”的企業重生。因此,破產制度的完善是市場經濟發展的必然要求。我國自破產法試行以來已有三十余年,企業破產處理情況有了什么新變化?政府和法院如何統籌協調發揮作用?記者跟隨全國人大常委會執法檢查組到河北和山東進行執法檢查時,做了一番調研。

  破產制度是市場經濟體制的基本制度,而破產法是規范破產程序的法律。1986年,我國有了試行的企業破產法;2006年8月,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破產法》,從2007年6月1日起施行。這幾年,我國企業破產數量、頻率和結構都發生了深刻變化。

  全國人大常委會將開展企業破產法執法檢查列入2021年度監督工作計劃。近期,全國人大常委會執法檢查組到多地開展執法檢查。記者隨同執法檢查組到河北、山東等地走訪企業,與政府部門座談,聽取各級地方法院意見,對企業破產有了一些新認識。

  破產增多

  數量和結構都有新變化

  這幾年,企業破產案件數量逐年增多。最高人民法院數據顯示:2007年至2020年,全國法院共受理破產案件59604件,而2007年至2015年受理破產案件量總體在2000件到4000件之間。2016年后破產案件明顯增加,2016年受理4076件,2018年受理7405件,2020年受理13369件。這個增長趨勢在各地也有表現。

  企業破產數量增多,與這些年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各地加大力度處置“僵尸企業”有關。同時也要看到,破產企業結構正在發生變化,最突出的是民營企業數量較多。河北全省法院2007年至2020年受理國有企業破產案件276件,而民營企業破產案件355件。山東全省受理民營企業破產案件從2016年的191件上升到2020年的1750件。

  民營企業破產數量多有其客觀原因,我國企業類型中民營企業數量占大多數。山東省工業和信息化廳黨組書記、廳長于海田介紹,山東破產民營企業有兩個明顯特點。一個是企業規模體量大。2017年以來,部分大型民營企業進入破產清算程序,大多是當地規模較大、職工人數多的支柱企業。

  另一個是產業相對集中。破產民營企業大多集中在化工、輪胎、制造、建筑、房地產等產能過剩和資金杠桿相對較高的行業。山東淄博市法院系統受理“僵尸企業”破產案件40起,其中有30起分布在煤炭、鋼鐵、礦業等產能過剩行業。

  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財經委員會副主任委員烏日圖說,我國企業破產起步于上世紀80年代,發展于2007年企業破產法施行后以及不斷深化的國有企業改革年代,但是從近幾年以及今后的發展趨勢看,民營企業將是破產企業的大多數。

  民營企業破產增多有各種外部原因,但更多還是企業自身因素。于海田根據調研情況,歸納出幾個方面的原因:

  一是低效產能多,轉型升級慢。一些成立較早的民營企業大都由鄉鎮企業發展起來,生產方式粗放,技術改造力度不大,轉型升級進程緩慢,后續發展受限制;二是管理方式粗放,抗風險能力低。大多數破產民營企業沒有建立現代企業制度,缺乏有效決策、監督機制和規范的財務制度;三是盲目擴大投資,資金跟不上發展需求,經營陷入困境。

  破產案件逐漸增多,民營企業占多數,反映了我國經濟發展的階段性特征。隨著轉型升級加快,化解過剩產能成為高質量發展的明確要求。一些產能過剩行業的企業必然面臨破產危機。經濟發展倒逼民營企業必須走轉型升級的路子,如果繼續走鋪攤子擴張的舊路,就只能走向破產。

  破產是運用市場機制、經濟手段和法治辦法化解產能過剩,完善企業退出機制,優化市場資源配置的有效手段。企業如果不能“應破早破”,而是久拖不決,往往會造成企業資產縮水,債務規模越滾越大,甚至進入破產程序也是“無產可破”。因此必須正確認識破產,并讓其成為常態化的市場退出機制。

  安置人員

  “兜得住”才能“破得了”

  企業破產,什么最難?是人,是對職工的安置。企業要破產,職工最怕什么?從河北和山東在安置破產企業職工的實踐看,落實養老等社會保障政策、幫助職工再就業和創業、保證職工在企業破產事項中的發言權,是企業職工最關心的問題。企業破產重要的是“兜”住職工。

  我們在各地都看到,認真落實職工社保政策是企業破產保穩定的“最后一道防線”。河北省在符合條件人員按時足額發放失業保險金等失業保險待遇基礎上,創新實施階段性事業補助金政策,將失業保險保障范圍擴展至所有城鄉參保失業人員,讓包括因企業破產而失業的參保人員及時享受失業保險待遇,保障其基本生活。

  破產企業職工安置,最根本的是幫助職工實現創業和再就業。技能培訓和幫助創業是兩個重要著力點。山東省加大創業擔保貸款力度,鼓勵破產企業職工創業。對破產企業職工開展創業的,給予最高20萬元創業擔保貸款,對合伙創辦、創辦微型企業的,分別給予最高60萬元、300萬元創業擔保貸款。去年,山東發放創業擔保貸款突破了300億元。在就業技能培訓上,山東推出“五單式”培訓模式,勞動者(企業)提單、政府列單、勞動者選單、機構接單、政府埋單。河北則采取靈活的就業培訓方式,破產企業人員可在戶籍地、常住地、求職就業地參加免費培訓,也可以根據需要,到全省任一地點參加免費培訓。

  保障破產企業職工利益,很重要的一條是讓職工說了算。保證職工在企業破產事項中有發言權,是各地在制度設置中探索的重要方面。通常做法是以地方法規形式,對企業破產過程中如何保障和落實職工合法權益做出具體規定和要求。山東省的《企業職工代表大會條例》《廠務公開條例》,河北省的《企業民主管理條例》《關于進一步加強企業職工代表大會制度建設的意見》等法規、文件,都規定企業破產事項要提交企業職工代表大會審議,企業破產方案等事項要向企業職工公開。山東寶世達集團是一家2019年9月份進入破產重整程序的企業。執法檢查組與企業職工座談時,該集團電子科技公司營銷部員工趙雁洲說,公司經常以“告知信”和會議的形式向職工公布破產重整的具體進度,這在一定程度上穩定了員工情緒,解除了他們的擔憂。

  破產企業職工安置是一個大問題。在現實中存在著職工對安置費用預期過高,對養老和社會保障擔憂等實際問題。但是,企業破產最關鍵的是要尊重職工意愿,吸收職工參與,向職工公開有關信息,要動員企業職工一起渡難關。職工安置好,破產才能“破”得了。

  府院聯動

  集千家之力解一企之困

  企業破產要經過法律程序,是一個經濟問題,更是一個社會現象,必須從社會角度去認識。破產涉及大量衍生事務,比如職工安置、信用修復等,都對社會治理提出了新要求。從事企業破產法研究的河北政法職業學院教師潘志灜認為,企業破產有雙重屬性,沒有政府的有效參與,難以順利推進,也無法取得良好社會效果。運用法律依法推進破產程序屬于法院職權范圍,而社會問題的解決則屬于行政管理職權范疇,需要行政機關協調推進。

  “府院聯動”是這些年推進企業破產的重要工作機制。府,就是政府;院,即法院。政府與法院協調聯動,共同推進企業破產這件事,已經成為各地行之有效的舉措。山東淄博市的同志形象地稱之為“集千家之力,解一企之困”。截至2020年底,河北省各區市中院都已經建立起府院聯動機制,并且努力形成合力,共同化解破產程序中的諸多難題。山東16個市法院均建立了破產審判府院聯動機制。

  河北省政府在向執法檢查組匯報時說,企業破產要充分發揮政府職能優勢,建立工作機制,加強政策支持,在法律法規框架下,利用“有形的手”解決市場缺陷,推動破產工作快速高效有序進行。山東省高院黨組書記、院長張甲天認為,在企業破產過程中,法院調動資源有局限性,企業風險處置、資產變現、職工安置等問題的解決,都需要各級政府發揮公共管理和服務職能。

  企業是社會的細胞,一些社會職能就是由企業承擔起來的。當企業經營困難走到破產邊緣,承擔社會職能更加困難。剝離和轉移這些職能,既是企業順利破產的條件,也是保障職工基本權益、維護社會穩定的需要。政府職能部門在這些方面發揮作用至關重要。

  國有企業破產中,職工家屬區的“三供一業”即供水、供電、供氣和物業如何保障,就是一個急迫問題。2016年以來,山東省國有企業累計完成職工家屬區“三供一業”分離移交423.7萬戶;河北省297.9萬戶國有企業職工家屬區“三供一業”進行了順利移交,109萬國有企業退休人員實現社會化管理。

  “府院聯動”可以在企業破產中早期介入,給企業自救贏得時間和機遇。山東省工商聯的同志在調研基礎上提出,早期介入防止惡化是這項“府院聯動”機制的一個重要功能。這主要體現在政府協調債委會發揮作用,在企業關鍵時期讓債權人銀行做到不抽貸、不壓貸、不起訴、不執行,維護企業的經營價值,為企業救助保留必要條件。

  “府院聯動”的一個直接作用是,可以對企業破產提供資金支持。有些企業進入破產程序時,已經是無產可破,而且無破產費用也成為一些企業該破產而破產無法啟動的重要因素。河北的做法之一就是建立破產費用保障長效機制,暢通破產案件受理渠道。在河北省高院大力推動下,河北邢臺、廊坊、邯鄲等中院都建立了破產費用專項基金。山東淄博出臺了破產案件援助資金管理和使用辦法,規定市財政撥付啟動資金,助推困境企業通過破產實現有效救治和有序退出。這些措施都消除了企業因財產不足以支付破產費用而導致破產程序啟動難,保證了破產程序的推進。

  破產重組

  “破”中求“立”促重生

  “破產的形式是‘破’,而實質是‘立’。破產要使企業在市場競爭中破舊立新,得到重生,使資源得到優化利用!睘跞請D說,我們要從企業救治的角度正確理解企業破產。

  重整制度集中體現了破產的拯救功能,也代表了現代破產法的發展趨勢!吨腥A人民共和國企業破產法》專門有一章是“重整”。這幾年,企業破產中的重整案件逐漸增多,占到法院破產案件的10%以上,近5年來重整案件平均占比為13.27%。

  人民法院通過重整幫助一大批具有經營前景的企業尤其是大型企業化解風險、恢復活力。最高人民法院統計,截至2020年底,有近30家債務總額在百億元以上的大型企業完成重整;2020年,通過重整盤活資產4708億元,讓532家企業重獲新生。

  破產重整案件在各地也逐年增多。山東省2018年以來,共審結破產重整案件565件,占31.6%。山東近年來還沒有上市公司進入破產清算,但通過破產重整化解風險的情況呈增長態勢,2020年有13家A股上市公司重整計劃經法院裁定批準通過,相比2019年的6家,上升趨勢明顯。

  河北經貿大學法學院教授梁小惠認為,重整就是對仍然具有營運價值和營運可能的困境企業加以拯救。營運價值是企業作為營運實體的價值。破產重整的突出特點是在重整期間進行破產企業的保值和增值活動,實現破產企業的“營運價值”。

  與此同時,也有企業重整能力問題。國家開發銀行河北省分行副行長蘇宏提出,重整能力是指企業按照重整計劃恢復生產經營能力,走出債務危機,扭虧為盈,最終成為獨立經營公司的可能性。充分考慮企業是否具有重整能力,可以防止沒有破產重整必要的“僵尸企業”浪費司法資源,或利用重整程序謀取不當利益。

  我們在河北和山東都看到不少重整再生的具體案例。重整可以最大限度減少企業破產帶來的社會震蕩。企業經營面臨破產,尤其是一些規模大、影響大、職工人數多的企業,停產和破產都會引起一定社會震蕩。山東東營勝通光學材料科技有限公司,因為母公司債務不能清償而進入破產重整。在各方努力下,他們堅持“重整不停產”,盡最大努力繼續企業生產經營,保住了市場和客戶,實現了資產保值增值,保證了重整成功。

  重整實際上是對困難企業的一種法治救治方式。張甲天說,重整就是變資金“輸血”為法治救治。重整過程中,堅持法治化原則,規范內部制度,優化管理模式,幫助企業通過重整來建立現代企業運營機制,推動企業技術升級和生產能力革新,徹底改變了過去單純依賴資金輸入的救治模式。

  在企業破產實踐中,各地都感到實施企業重整還面臨一些具體障礙,需要在改革中逐步突破。大型國有企業重整程序啟動存在主客觀方面的制約因素,對重整還缺乏認識上的提升。大家普遍遇到的一個問題是重整企業信用修復不及時,影響其重返市場和融資等對外業務的開展;稅收優惠和扶持政策落實不到位,也影響重整成效;如何判斷企業重整價值,還缺乏具體法律程序規定。

  破產是出清“僵尸企業”,優化市場資源配置,促進市場經濟發展的制度性安排。讓破產成為退出市場的常態機制,才能保證市場經濟健康發展。(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 魏永剛 李萬祥)

(責任編輯:王炬鵬)

破產能成為常態化退出機制嗎——河北山東兩省企業破產情況調查

2021-08-03 06:33 來源:經濟日報
查看余下全文
大香伊蕉在人线免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