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獲》推出App:純文學期刊如何“破圈”

2021年06月25日 07:23    來源:中國青年報   

  近日,著名老牌文學期刊《收獲》正式推出了“收獲App”。處在1.0版本的“收獲App”,重點圍繞雜志、作家、作品打造,讀者可以在上面閱讀免費電子雜志、試讀或購買電子書、發表與交流閱讀心得。

  在此之前,隔三差五總會一些純文學App面世,這些主打純文學作家與作品,兼顧經典著作與實驗寫作的產品,大多有著令人驚艷的設計感,但同時它們的精心設計,也帶來了無形的門檻,將大眾讀者“拒之門外”,只能成為部分文學青年的聚集地。由于缺乏足夠的用戶數量支撐,不少純文學App在推出之后不久便銷聲匿跡。

  “收獲App”能得到更多關注,很明顯是因為其背后有紙刊《收獲》的品牌效應支撐。但這只是一種“光芒”,并不能成為幫助“收獲App”“破圈”的根本因素。如何在捍衛《收獲》的“文學精神”的同時,又能夠拓展疆域,把陣地開辟到海量用戶群那里,成為擺在“收獲App”面前的一個難題。

  從目前的狀況看,“收獲App”在用戶黏性方面,并不具備太大競爭力:過往的舊刊,需要付費閱讀;最新上傳的新作,也只提供了前一兩頁的試讀;在激發讀者評論興趣方面,也沒新鮮的辦法;過去《收獲》雜志所積累的龐大資源,并沒有在“收獲App”上體現出“分享”的意識。當然,“分享”并不能被簡單地理解為“免費”,但如果在前期不能提供一定比例的免費閱讀作品,那恐怕就無法具備長期的用戶吸引力。

  相比之下,網絡文學App和一些財經類App可以收費,是因為這些App積累了大量的付費群體,同時也有足夠的免費閱讀內容,收費并不會給App帶來太大的傷害。作為一個純文學網絡平臺,“收獲App”在缺乏足夠用戶群支持的前提下,若沒法獲得足夠的數據,來判斷用戶的付費意愿,“收費”實驗反倒會成為一道門檻,把讀者擋在外面。

  在網絡文學風生水起的這些年來,純文學期刊在網絡推廣上觀念“傲慢”,動作遲緩,已經失掉了早期與網絡文學爭搶用戶的最佳時機。在博客、微博、公眾號、視頻號等新媒體令人眼花繚亂的更迭與競爭中,純文學期刊的角色愈發尷尬,F在純文學期刊的“破圈”行動,其實嘗試突破的是讀者固化的讀屏經驗與習慣,雖然嘗試晚了一些,但總歸是開辟了新路。

  想要為純文學期刊在網絡時代的生存提供一個成功案例,“收獲App”還需要充滿危機意識與競爭意識,借助品牌力量與各方面的支持,與其他已經成功的網絡文學App甚至信息流App搶奪用戶——如何讓用戶在下載了一個純文學App之后,養成經常打開的習慣,這里面有太多學問,需要有識之士不斷研究與創新。

  韓浩月 來源:中國青年報

更多精彩內容,請點擊進入文化產業頻道>>>>>

(責任編輯: 佟明彪 )

《收獲》推出App:純文學期刊如何“破圈”

2021-06-25 07:23 來源:中國青年報
查看余下全文
大香伊蕉在人线免费网站